加载中...

廖城

2017/5/12 9:47:34来源:本站原创作者:蒋献辉 【字体:

 

多年前,走水路,乘船从江垭大坝前动身看廖城。历长潭二十里,看罢阴门山和屌儿岩,穿越横跨湖面的人潮溪大桥,继续上行不远便至。三方皆为森森碧水环抱,给人感觉如同孤山围城一般。

“世之奇瑰非常之观,常在于险远。”听有故事的人讲,要登临上顶去,方能体验廖城的最美。人在湖底游走,两岸便显得高大伟岸,偶尔看垂钓客安静地蹲在陡峭水岸边,一动不动形似一只鱼鹰。大约行至五里溪处,同行一后生中途要下船,背负着似为桑植本地所独有的喇叭口小背篓,背篓里有当下市场常见的饮料月饼等吃食物品,盒装精美。打听得他说要去拜丈门,看他弃船上岸,有人便大声祝福他。我心下倒吃了一惊,此段悬崖百丈绝壁,除非飞,岂能上得去?他先初在水痕线慢慢折上去,一晃便淹没在苍翠浓荫里。再仰头仔细寻觅,什么也看不见了。

在座一中年男子,面生,一脸和气,忽然张口就上来一嗓子,中气足,迎合此情此景又恰如其分:

妹妹门前一个坡,

别人去少我去多,

铁打草鞋穿烂了,

岩板磨出灯盏窝。

船抵廖城便告回头。说远不远,说近不近,一个回转两三个钟头。在转身的一刹那,我看见水痕线下一条贴水的石级,直接上廖城的,像一架长梯俯身孤寂地立在水边。

夜宿白石,桑植最东北的乡村。经过一天的颠簸,从山顶草原下来,已是半夜。近千米的高山上,家庭旅馆还算整洁,房间里有一二秋蚊子。我有点认床,又有点莫名兴奋,辗转反侧,怎么也睡不下,于是披衣起身。

推门,见月色如银霜,星汉寥落。中秋临近,立在旅馆后面阳台,明月一轮形如洁净处子,一尘不染挂在廖城顶上。会当凌绝顶,虽萦绕着轻薄一层雾,尖尖的廖城山顶恍惚触手可及。天阶夜色凉如水,远近菜地草丛里,虫声密如骤雨。可喜竟有久违的萤火闪烁明灭。

竟然也有不眠人。还真是巧,原来就是白天唱山歌的那位健谈男子,与同伴一起倚着阳台扶栏,谈兴未了。

因为怕打搅了他们的雅兴,我忙不迭解释原因,“睡不着,有点认床……”

一天下来,我们已自然地成了点头之交的熟人。

他却开门见山打趣我,“你是有点‘旱地螺丝口难开’……”

“哪里……”我一时哑然无话,更找不到贴切的词语来回应。于是他们继续不是秘密的话题,我也就顺势融为一个忠实的听众。

原来中年男子姓贾,土生土长的廖城人,年届天命,早已在别处落脚发迹。我道听途说过有关他的一些掌故,比如会填写歌词,能谱曲,当然更能唱地道的桑植民歌。

江垭水库未修之前,溇水沿线穷山恶水,洪水更为无情,所以造就了高山峡谷狭长深陷的地形。廖城东有棓子溪,南是浩浩溇水,西有五里溪,只能北边谷底起身,顺着陡峭的羊肠小道,爬四五百米,脚力好也要一个多钟头,若是负重,就如天子山贺龙公园轿夫上下十里画廊,上坡下岭相当费时吃力。

他们在话老黄历,回味记忆犹为深切。

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,贾的父亲有点老腰伤,由于是家中的老大,他16岁就开始当家。有天父亲命他下人潮溪赶场,卖几只小猪。一大早就出发,四只七八上十斤的月猪,安安静静挤在喇叭口背篓里,下山路陡,沿路几乎连滚带爬,到人潮溪场上时,上午的集市,都快收摊了。

“空着肚子也无怨气,遍身猪尿屎味,那时大家身上都不怎么光鲜干净,无所谓。我是新媳妇上轿,头一回做生意,脸皮浅,也不敢吆喝,半天无人问津。差不多十二点钟,终于等来一个大嫂,问月猪怎么卖啊?父亲先行告诉了大致的行情,我就老老实实地作答,‘要一块五一斤。’”

“少点儿吧,一块二?”

“我不会扳价,好不容易有人光顾,又是自家母猪下的,正想着脱手。有8斤多,迫不及待只算8斤整就出手了。卖掉一只,总算开了张,心底才稍稍踏实些。下午一点多钟,好不容易又盼来个中年男人上前来问,他一下买走两个,不过价钱压到只一块。最后一个始终没有人问,到了三点多钟,小猪哼哼唧唧起来,想必是饿了,我也才感觉肚子空荡荡地。”

“就在一家面馆里,三毛钱一碗面,我要了两碗;连汤带水一气吃完,感觉欠点,要了两根油条,五分钱一根;后来感觉还有点欠,就又要了两个门栓粑粑,一毛五一个,后来……”

仿佛前世带来的饿痨,其情其境宛然在目。我忍不住急忙插话道,“你一口气吃掉了一斤月猪呢!”

“第一次成功做生意,回家后父亲使劲夸奖我!”他答所非问。

眼前这个男人,人生阅历多彩丰富。

他唱过山歌,做过导游,做过安稳的企业职员,全民经商大潮一来,他打着哈哈,笑道:“我又自己打破了自己的铁饭碗!”

他好像蛮不在乎创业的曲折艰辛。

数年前廖城起新房子最困难。由于新起的地基背靠悬崖,雨天总有落石。有天轰隆隆滚下一块簸箕般大石头,地上砸开一个大坑,他全家人都吓坏了,整天提心吊胆。他手边不宽阔,亲身爬上离地几丈高的悬崖去排险,发现松动的石头,就敲下来。有天下午一步一步爬上去,把自己困住了,上不能上下不能下。老婆孩子跟着担惊受怕,不时喊一声,“老贾,你莫打瞌睡啊!怕一不留神迷糊栽下来。”

旁边聊天的那位忍不住:“悬崖上栖身一整夜,眼沉沉未眨,你毫发无损,命大必有后福!”

如他所说“好瞌睡只要一觉”,命运总垂青有准备的人,得交通便捷的便利,他新起的房子后来做客栈,没几年便功成业就。

他忽然另起一个令人惊讶的话题,“我有五个孩子!”

“开涮!怎么可能?”我有点吃惊地问道。

“千万别误会,绝不是小三的!我帮别个养了三个。”看到或者听说周边人家持家困难,他怜贫惜老,便看不下去,忍不住主动上前帮衬人家一把。

“也没做什么,每年不过送孩子几千块钱,交点学费什么的,人都有燃眉之急的时候……”

从白石到廖城,顺着悬崖峭壁,有一条盘山公路与山下接通。南面地势低,也就是老贾年幼经常上下溇水之处。山顶有一方小小的平地,零零散散繁衍生息着四百多人丁。当年廖彦反叛北宋朝廷,据说修筑了牢不可破的城墙,占据着980多米的最高处。从这方小小的平地起步一直朝北,翻越层层叠叠大小32座山头,到北城门和东城门地段,如今尚有石头城墙遗迹在。假如廖彦再世,不过已无天险可负可守,因为上廖城已有五条通道,那个为当地和外地人津津乐道直通溇水的羊肠小路只是其一,久已无人迹往返。

“想消耗一身脂肪肥膘的城里人,呼吸自然清新空气,又出一身臭汗,换来几天的脚腿酸软,上廖城不失为好选择!”老贾第二天精神很好。

中饭席上有大块的腊肉,有自制的浓郁米酒,就在木棑山屋里开席。虽然年过大半,灶房墙壁上却还挂着枞木烟火细细熏炕的隔年腊货,洗干净后和青红辣椒爆炒,或者和枞菌炖,一点也不涩口。无论外相和口感,都分外诱人。

微醺方见老贾真性情,他作为东道主,张口又来了一段:

哪有毛铁烧不红,

哪有棉花弹不绒,

只要我的心意在,

冷水泡茶慢慢浓。

廖城原受慈利辖制,这个因廖彦得名的大山野岭,古来称其为“城”,想必是如同苗市蛮王城,永顺老司城等以城以市地名缀尾的穷乡僻壤一般,寄存了百姓朴素美好的愿景。

此地土苗汉族杂居,也时兴糊仓、摸秋的习俗,并且原汁原味得以保存,正是:

枯木逢春要发芽,

人无生机去摸瓜;

八月十五月圆夜,

摸个瓜儿圆又大。

网友评论: